夕陽無限好 晨曦摟黃昏     (阿拉斯加)

 

. 熱極 冷極

       酷暑三伏,烈日當空。有朋自遠方來,開門相迎,卻如打開了烘爐,熱氣撲面而來,才剛停止的冷氣機又吼叫響起,對熱情的訪客冷面相向。躺在冰涼地磚上的哈叭狗不知好歹,一溜煙地奔出門外去放風,才轉了半圈,就汪汪狂叫不停地沖回到屋內,細檢查,原來是被滾燙的柏油路面烙傷了狗腳掌。屋簷下的小鳥被吠聲嚇得拍翅飛出,驚恐中有小鳥蛋墜下,轉眼間在水泥路面上熱熟了。斐匿克斯(PHOENIX )呀,每年有一百三十天溫度超過華氏一百度的火鳳凰呀,你不愧是美國所有大城中的 熱極!而居住在這里的我們,就成了這個熱鍋上的螞蟻。

      朋友來自阿拉斯加州,並邀請我們到他們那 冷極的大城市作客。於是馬上翻開地圖,雙眼從美國的南方往北方掃過去﹐腦堿O赤橙黃綠青藍紫地變化。最後目光停留在「安克雷奇」(ANCHORAGE),中文譯作 拋錨的地方。那里是阿拉斯加州的州府。那就來一趟 兩極之旅吧,去感覺一下從盛夏穿背心到著皮襖的怪異,去享受一次有如烙鐵放入冰水中發出 嘶嘶感嘆的旅遊!

.紅黃藍白見綠洲

      從鳳凰城到美國最北的大城安克雷奇,要先飛到猶他州鹽湖城轉機,再穿越加拿大到達阿拉斯加,航程約六、七個小時。冒著暑氣登機,看到隨身的皮衣覺得太過可笑,行李中還有皮帽、夾褲、皮手套呢,一想到就要說句阿彌陀佛。

      飛機飛上天空,心情就變得愉快。不久就看到了紅色的群山。眼下奇峰起伏,山形怪異,這就是著名的避暑勝地勝都拿( Sedona)地區。兩年前曾坐過友人的小飛機在這全美十大旅游區之一的上空翱翔過,藍天白雲紅山綠樹,景色美不勝收,至今印象難忘。接著,山峰又連接到高原,世界奇景中的大峽谷呈現眼底,這條連綿數百里大地 深邃的皺紋,令人領略到大自然的威嚴,歲月的蒼老。這兩個旅游景區給本地增加不少觀光收入,印証了亞利桑那州的州箴言: 上帝使人致富(Good enriches)

      再飛向前到達猶他州,就見到世界上最大的露天銅礦場,著名的賓漢(Bingham)礦場。數十年用大型挖掘機挖出這個巨大坑洞,連宇航員在太空用肉眼都能看到。記得當年去參觀時,看到坑底運礦卡車有如玩具車般大小,沿著坑道盤旋而上,來到眼前方知是個龐然大物,光是輪子就有兩層樓高!一卡車可裝百五十吨礦石!飛過了黃銅礦坑﹐碧藍無際的鹽湖( Salt Lake )又映入眼簾,鹽湖水的咸度比死海還高,可提供全美百分之四十的用鹽量,鹽湖了無生氣,沒有綠樹,不見飛鳥,但每年都有不少「游」客來此地戲水。這特咸的湖還居然生長著一種小蝦呢。再往前飛,我們就到達鹽湖城機場。飛機在鹽湖城換上大型客機後又飛上藍天,而且飛得很高很快。從鹽湖城上來了一批年青小伙與姑娘,短衣球褲,嘻嘻哈哈的,好像故意到阿拉斯加去著涼。

       窗外已是雲海蒼穹,於是把目光收回,從記憶中搜集一些有關阿拉斯加的資料。隱約記得最早發現這片地方的是丹麥航海家白令,在十八世紀受命俄國去探險卻病  逝途中,後人便把亞洲和美洲之間的海峽命名為 白令海峽。俄國人得到這片一百五十多萬平方公里的茫茫雪原覺得並無作用,最後以七百二十萬的價錢賣給了美國。但阿拉斯加直到1959年才成為美國的第四十八州,並在上世紀六十年代開發出大油田。無論從地沿、經濟、軍事角度而言,這椿買賣到後來使俄國人覺得自己太過愚蠢,而美國人就樂不可支。

      飛機在穿越加拿大領空,白色連綿不斷的雪山伸出尖峰,越來越多,象是會有料想不到的情景出現。心想,既然用目前買一憧豪宅的價錢,就能買到這相當於美國六分之一大的地方,那麼,在高高的雪原下,是否只有矮矮的灌木黃黃的草﹖

      飛機終於穿過如面紗般的雲霧。倏然地,一片片墨綠的森林撲面而來,不論是平原或山麓,都是綠草繁花,郁郁蔥蔥。這使我想起幾年前曾到過美國的 南極佛羅里達州,那堛澈B林茂密,整座城市象掩沒在森林之中,想不到今天來到美國的 北極,依然是滿目蒼翠。老天爺呀,您簡直是大厚愛美國了。

.夕陽無限好 晨曦摟黃昏

      步出機場時,直值黃昏細雨。陣陣寒意迫來,阿拉斯加露出了冷艷的一面。從火辣辣的鳳凰城來到冷蕭蕭的安克雷奇,數小時換了個時差,也變了個季節。其實按美國時間,這堨u比鳳凰城早一個小時,但因地緣關係,此地黃昏可延至晚上十點,所以無需傷感 夕陽無限好,只是近黃昏

      這堨梇瑋怐曭漁伅′O中國農歷的夏至。那時不能對夕陽唱上一句 太陽下山明天一早爬上來,而是 太陽下山深夜又會爬上來。過了夏至,白晝每天以六分鐘遞減至中國農歷的冬至最短。在此間,很多時候是黃昏與黎明的混沌交替。太陽不會升得太高,日上三竿後又夕陽西下。可說得上是夕陽接旭日,晨曦摟黃昏本地人仍按美國時間工作。下班後日光日白地去逛公司、上餐館、看電影、又在日光日白中拉上窗簾變黑夜睡覺,只有建築和修路工,空軍等抓緊時間工作和訓練。所以,這堣S稱為 子夜太陽之州。隨著冬季的到來,長時間的黑暗和寒冷伴著漫天飛雪,將阿拉斯加變成銀白色世界。

      在漫長的冬季,自然萬物大都進入休眠狀態。在廣寒的天幕,不時有如輕紗、彩帶和垂幕般的北極光綿延千里,色彩或紅或白或藍,有的綠得像巫婆的臉,給萬藾寂靜的寒夜,帶出一種難以言狀的極地空靈。

      在冰天雪地中,又有一條長達八百里的輸油管,有過半是凌空架設,橫貫南北,保溫的原油源源不斷地輸送到煉油港,再用油輪運回美國本土。這巨龍般的輸油管像根動脈,使人感到阿拉斯加的胍博在緩慢而又溫暖地跳動著。在新春後的某一個早晨,千萬朵繁花像相約好的一般,在一夜之間全部迎春綻放,新的長夏從始開始,阿拉斯加又迎來了新的旅游季節。

.觀獅看鯨  吐餌釣魚

      安克雷奇的旅游充滿清新冷艷的特色,令人新奇又興緻勃勃。我們開三小時車,到Sewar海港參觀 阿拉斯加海洋生物館。由於地緣得天獨厚,水溫奇寒,內面展出了許多與熱帶水族館截然不同的海洋生物。不但魚蝦貝類形態怪異,彩色繽紛,脾性也大異其趣。有巨大的鱆魚也有小到要用專門放大鏡才可看清楚的礁魚類生物。

      最令人興奮的是出海去觀賞自然生態的各類海獅、海象和巨無霸鯨魚。氣溫很低,海風寒洌。我們這些生活在火焰山地帶的 仙人掌,終於如願已償地從酷暑中跌落冰窖。趕緊把全部冬裝穿上,皮帽、皮衣、皮手套的,說話時口中還冒出熱氣。如此這般模樣,自己先拍個照留念。

      游輪駛向外海。遠處的山崖仍有星散翠綠,不畏寒冷的水鳥貼海飛行,鳥鳴清脆。在海浪拍打的礁岩上,海獅等兩棲動物成群結伴地堆在一起,懶洋洋地悠然自得,游輪靠近也等閑視之,或搖頭晃惱地故作姿態,讓人拍攝。而最有懸念的是出海觀看鯨魚。

     阿拉斯加的鯨魚有廿多種,經常三五成群結伴而行。在茫茫大海中,倏地有一股或數股水柱注射上天。目標出現,游輪關閉發動機,稍然滑水而行,前去跟蹤。忽地水柱消失,不見鯨魚。正當水奡M它千百度,突然舷邊冒出個漆亮鯨身,真是個龐然大物,令人驚叫!在相機的 察察之際已慢慢游遠,陡然地,鯨魚一個翻身下沉,巨大的丫型鯨尾露出水面搖擺,最後拍擊水花四濺,在感嘆聲中揚長而去。

      Sewar港灣還有釣魚項目,租隻快艇出海,魚桿設備俱全。船速很高,左搖右晃,到達釣魚區已覺天旋天轉。哇哇地吐個不停。美名其曰:若要吃魚,先得吐餌。一人掌握數桿,大都會有收獲。釣到的魚上岸後還得過磅付費,然後有專人去頭起骨,把肥厚的魚肉裝入冰箱帶回。

      出海最感震撼的是觀看冰川。冰川從遠處的雪山之巔蜿蜒沿著峽谷伸延至海邊,把兩山之間的山谷全部填滿,有如通天冰河從天而降,又似一條由海上通往雲間天際的琉璃大道,寬闊無比,氣勢非凡。冰川與海平面落差巨大,遠看就如鐵青色的巨型冰瀑。游輪靠近底端,仰首見到皚莽的冰川,漸溶漸落,不時有碩大冰塊轟然地墜下大海,揚起沖天波濤。

.阿拉斯加記趣

      通常的阿拉斯加之旅,是先飛到加拿大溫哥華,再搭乘郵輪去阿拉斯加,除了在沿途幾個海港上岸外,大都是船旅生活。郵船到不了內海灣的安克雷奇,也領略不到更多的內陸風情。

      安克雷奇有個 星期六墟集” (Saturday Market),很有濃厚的地方色彩。原居民Alaskan,是個勇敢的民族。他們在墟集上擺放熊、豹、鹿、羊、狐狸等獸皮讓人選購。阿拉斯加的主人祖輩以漁獵為生,在他們的臉上,看不到驕傲也看不到內疚。相中一張白狐狸皮做成的服飾,有三種穿法,分別是戴在頭上,披在肩上或圍在腰間。開價$80,還價$60,成交$70。後想起鳯凰城白花花的太陽,不知何時才派上用場,又顧慮到環保,還是未買,回來了又後悔。近年來因天氣反常,熱浪也襲擊到安克雷奇,本地人一窩蜂地湧去購買風扇,誰知連wal-mart這等超市也缺貨,連扇子也沒有,使人大呼受不了。其實除了出海,沿海城鎮的夏天並不太冷,晚上或下雨時,有毛線衣便可。小聲地告知讀者:這堣]有蚊子。

      阿拉斯加是全美時薪人工最高的州,物價當然也最貴。麥當勞的漢堡也比鳳凰城貴一倍呢。就象美國 西極大城市檀香山一樣,面臨大海,海鮮卻由遠處運來。所以要吃 阿拉斯加皇帝蟹,還是回鳳凰城來得便宜。

       阿拉斯加傳統的運輸工具是用哈斯基狗拉雪橇,目前大部分已改用汽車和雪地摩托。拉雪橇的狗有些可用 孔猛有力來形容,曾有比賽記錄到狗冠軍可拉動450磅重物的雪橇。夏天無雪,墟集上的狗拉橇項目也讓人過上一把干癮。另外,乘馬市內環游也很愜意。市集上還有不少用鹿角、魚骨、貝殼做成的各類藝術品,方方面面的小吃,形形式式的衣著,多姿多彩的歌舞,都成為旅遊中的賞心樂事。

      一方水土一方秀麗。阿拉斯加州的州旗是藍色夜幕中現出北斗七星,這幅構圖出自一個年方七歲兒童之手。在高高北斗之下,雪山長著茂密的錫特卡雲杉,在深深的海洋中,游著肥美的大馬哈魚,褐背白身的柳雷鳥和鳴低唱,而在平原和山麓,遍開著一種藍藍的小花。她是州花,名字叫做 毋忘我”(Forget me not )。其實,這媮晹陬菑j量的森林和礦產,豐富的海洋資源尚未開發。

      旅行中我們曾到過一個小島,那海水是湛湛的藍,那樹木是油油的綠,空氣格外的清新,環山是絕對的幽靜。有魚船靠岸,撈起一堆沙文魚,切開魚肉鮮紅,放在爐火上烤熟,撒上鹽巴就十分美味。魚船還帶回一根 海草。這 海草非常巨大,長數丈,十分光滑,握在手中有如救火消防的水喉,試著用嘴咬咬,甜鮮爽。當時就感到阿拉斯加實在太美麗太富有太寶貴。心想,如果有一天,其它陸地海域已被污染,至少還有如阿拉斯加這樣的地方和資源,給我們救助,讓我們生存。

  請記住阿拉斯加州的箴言:未來在北方”(North to the future)。